冠状病毒肆虐,但一个经济数据更值得我们关注 - 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欢迎光临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冠状病毒肆虐,但一个经济数据更值得我们关注

作者:肖磊看市

正值国内新春佳节,飞出一只“黑天鹅”,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建议大家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出现症状及时就医,听从专业人员的指导。很多问题,只要应对得当,回过头来看,人类社会总能战胜它。当然信息透明和舆论监督很重要。同时相信医护人员的专业能力和职业精神。

另外真的建议不要再乱接触或吃一些比较奇怪的野味了,人类至今无法攻克的艾滋病,科学家说就来自于非洲黑猩猩。曾经对欧洲曾造成巨大人口削减的黑死病,其实也是来源于鼠疫。17年前的非典,是来自果子狸(也有说是蝙蝠)。做一个正常的饮食者,或许能降低这类风险的发生。

好,言归正传。我今天主要是跟大家来探讨一个很有意义的经济数据。

最近有一个关于中国的经济数据备受关注,中国GDP达到100万亿人民币,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

当然,更多的人关注的是,自己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到底有没有改善。然而,个人的命运,永远无法逃脱时代的裹挟。如今一个普通人的生活,相比五、六十年之前的国家领导(周恩来这个级别的领导,衣服还得打补丁,不是刻意省,而是国家真的穷),可能都要好很多。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要很好的看懂一件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做对比。印度跟中国的人口差不多,印度建国是1947年,比中国还早了两年。在自然资源方面,作为生命之源,印度的水资源是中国的四倍,而且印度从来就没有遭遇过封锁,建国初期,其铁路、钢铁产量、人均GDP等都远高于中国,尤其跟美国、苏联、欧洲、日本等工业强国都保持着友好关系,在吸引外资和技术方面,比中国要强数倍。

发展至今,印度目前的人均GDP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还有一个问题是,不要以为印度GDP低于中国,印度的发展就对环境更加友好,其实印度空气污染比中国更严重。由于基础设施建设缺乏,很多地方无法喝到干净的水,也没有足够的电,铁路更是没法跟中国比。

当然,我并不是要让大家跟印度来做对比,然后增加幸福指数,或故意嘲笑印度,我要谈的是另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造成了中印经济发展上的差距。

当我们分析印度跟中国之间的异同时,一方面可能会质问,为什么不跟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比,要跟印度比,另一方面总是会谈到印度的种姓制度,宗教信仰等,以及私有产权问题等等,而无法认识到一些更真实的历史性国家命运变革问题。

我的观点是,印度作为当年英国最重要的殖民地,至今没有完成工业化改造(后面我会讲工业化改造的重要性),英国需要负一定责任(先别喷,请继续往下看)。

我在公众号的上上一篇分析里面,已经写了一些观点,在一百多年前的美国南北战争当中,英国为什么要支持南方奴隶制州,去攻打北方崇尚自由的州,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英国不希望美国完成工业化跟自己竞争,美国南方以农业为主,如果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北美不仅给英国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的农业原材料,而且对英国的工业制品有更持续的消费依赖。也就是说,让整个北美永远保持一个农业产地对英国最有利。

如果回到印度,印度至今依然是一个农业国,这恰恰跟英国长期的殖民统治有关,英国不仅不会在乎印度的种姓制度,而且对这种制度带来的稳定性农业社会很是欢迎。英国当年用不到五千人,就能统治数亿印度地区人口,正是得益于印度农业社会以及类似奴隶制的种姓制度,这就注定了英国不会让印度走上工业化道路。

就像晚清政府,数万骑兵,干不过两挺机枪一样,印度最后不得不整出一个“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绝食抗议),来反抗英国殖民者。

美国相对来说幸运很多,假设当年由英国支持的美国南方奴隶制农业州战胜了北方工业州,美国的命运可能跟现在的印度差不了多少,大家可以想想,如果南方州的奴隶制,再往下发展,其实跟印度的种姓制度没有太大区别。印度低种姓的人,跟当年美国南方州的黑奴性质是一样的。

英国不仅没有摧毁印度旧的种姓制度,同时用现代观念体系,固化了财产和权利结构,使得印度想要走工业化道路,代价实在太大了,地主基本上是世袭,奴隶永远也成了奴隶,政府连一点点建工厂的土地都搞不下来。

很多人觉得英国至少给印度留下了官方语言英语,可是,时至今日,仅印度官方承认的语言一共有22种,使用人数超过百万的语言有33种,印度有28个邦,每个邦都有自己的语言。其中会说英语的只占6%~10%,而且很多是上层社会人群,这些人的目标都不是改造印度,而是移民西方。

我再举个例子,还有一个被美国等深度殖民过的国家菲律宾,菲佣非常出名,菲佣一度供不应求,但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菲律宾不是农业国,而是一个工业强国,对工人的需求供不应求,菲律宾还能提供出来那么多菲佣吗?菲佣的输出,恰恰说明菲律宾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国,工业产值太低无法吸引劳动力所致(你听过亚洲四小龙有输出佣人吗)。当然,我并非歧视菲佣,菲佣在整个市场备受尊重,现在依然是菲律宾最值得骄傲的产业输出。

如果我们再回到印度,假设没有互联网等的线上技术产业崛起,软件和在线服务等外包产业出现,印度恐怕连菲律宾这种,给人做菲佣的竞争力都无法创造出来,因为印度人的整体英语水平跟菲律宾相比差很多。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工业社会跟农业社会完全不同,只要发展工业,由于对劳动力的高质量需求,不得不尊重工人,不得不对工人进行高质量的教育,天然就会促使更加平等自由的制度,可以对整个社会进行全方位的改造。

问题是,对于英国、美国等国家来说,去主动扶持和改造一个殖民地走向工业化,那就是抢自己的饭碗,这种事是干不得的,最好的方式就是类似于对于印度和菲律宾等的“改造”,把大部分人锁死在原始农业上,80%以上的工业品依靠进口,才是最理想的结果。

请大家不要跟我举欧洲大陆和日本等的例子,因为欧洲的工业化跟英国基本是同一个时代,日本早就开始学习西方进行工业化,所以他们的工业化,跟英美一点关系都没有。当然,二战后,为了对抗苏联,为了朝鲜战争等,美国对欧洲大陆和日本采取了更多资金支持和订单支持,但这只是加速了其工业的二次崛起,而非决定性因素。

中国在发展经济方面,历史性的走对了三步,第一步是建国初期的砸锅卖铁也要工业化的决心,第二步是改革开放,第三步就是至今继续坚定的走工业化道路。没有工业化,一切都很难发生。

这就是我要说的,中国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真正的历史意义所在。

人类经济活动,几千年的时间里,都以农业为主,都没有出现太大的改善,工业革命是个偶然,也是个奇迹。如果没有工业化,人类GDP的增长就是痴人说梦。这才是理解中国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的核心所在。

我跟大家举个例子就明白了。根据经济学家的历史研究和数据估计,中国在1500年、1600年、1700年的人均GDP,分别都是600元,两百年里没有发生变化。我们再来看看同一时期的英国,1500年英国人均GDP是796元,1600是906元,1700年是1056元。

英国虽然有新航路的开辟,开启了全球各种贸易掠夺,但在工业革命没有发挥作用之前,其人均GDP增速依然非常慢,两百年的时间只增长了32%,要知道新中国建立至今只有七十年,中国人均GDP却增长了接近600倍。

那我们来看看工业革命到来之后,全球人均GDP是如何增长的。请看下图。

冠状病毒肆虐,但一个经济数据更值得我们关注

从图中可以清晰的看出,在工业革命到来之前,数千年的时间里,人类所创造的人均GDP基本上就是一条横着的直线,没有什么本质性的变化。而在工业革命到来之后,这条直线就竖起来了,出现了指数级增长。

那好了,现在的问题就是,中国人均GDP会持续增长吗?中国会成为发达国家吗?我觉得这取决于三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是,中国还能不能持续的推进更高质量的工业化。

目前中国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36%,如果要摆脱中等收入陷进,进入到发达国家,中国需要维持工业占GDP的比重,同时在研发投入不断增加的情况下,拉低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但也要维持在20%以上。

现在中国的研发投入总量占GDP的2.1%,中国上市公司的研发严重不足,相比之下,科技实力本身较强的日本目前的研发占比为GDP的3%以上,美国的研发投入相当于GDP的2.7%-2.8%。中国研发基础比人家弱,而投入力度却比人家小。

也就是说,未来对于中国的工业化来说,科技研发占GDP的比重,要持续提升,才能为中国的工业化提供持续的动力和竞争力,这是中国能否维持增长,最终走向发达国家的首要条件。

第二个条件是,需要对国内外各类问题有掌控力。

当一个国家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后,高素质劳动力,中产阶级人数开始激增,社会本身对政府的服务能力,行事方式,以及廉洁程度,还有透明度等都会有很大的需求,这个时候政府自身需要更深入的改革才能满足这种需求。

国际社会来说,一个独立自主的工业国的崛起,对于早已形成利益格局的世界大国来说,将会带来极大的不安全感。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日本的崛起,给美国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其实日本已经是一个从军事、政治、财团等多个方面早已被美国控制的国家,但美国依然对日本的崛起百般打压。

中国目前遇到的问题不仅仅是经济方面的,美国将会在政治、外交、军事等全方位遏制中国,这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中国可以应付,但经济一点陷入停滞,诸多问题将会暴露,整个国家所承受的压力会非常大。

第三个条件是关于货币问题。

这个问题大部分人是看不懂的,因为非常的隐蔽,它潜藏在一个无形的历史脉络当中。

纵观近代两个超级帝国的崛起,货币的稳定提供了非常巨大的隐性支撑。英国在其崛起的1600-1850年,超过250年的时间里,实施了金本位制度,在这两百多年的时间里,英国的货币币值非常稳定,保持了 1pound等于 1/3pound的白银,两百多年没有变化。

美国同样也是,在其崛起的1870年至1971年,整整一百年的时间里,也采取了金本位和类似金本位的金汇兑本位制,除了一战、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等少数特别周期之外,美国都采取了金本位制度,保持了货币的稳定性。

很多专家对金本位有不同的看法,我本人也并不赞成直接恢复到金本位制度,但我们要看到一个历史现实,那就是金本位的目的,不是金本位本身,而是人类想过很多办法,但在保持货币稳定方面,贵金属本位制的效果最好。当然,随着区块链等技术的出现,给未来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

有一种看法是,货币如果非常稳定,就会陷入通货紧缩,物价就得下跌,大家都喜欢存钱了,没有人再愿意消费,那经济就停滞了,还怎么发展?这种说法其实存在很大的问题。

通过我对工业化和经济增长的关系分析,大家应该看出来了,经济增长,真正的推动力是工业化和技术革命,如果没有飞机,没有汽车,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移动网络等的发明,就算你加大货币刺激力度,多发货币制造通胀,大家也不会有更积极、更大范围的消费,因为没有新的产品可供消费。

只有货币稳定了,人才才能稳定,资金的流入才能稳定,科研领域也才能稳定。真正长期做科技研发的人,短期之内很难享受市场收益,如果此前的科研预算,几年后就贬得一塌糊涂,这对于整个技术发展的冲击将是巨大的,人才会趋势性的流失,就会造成社会生产和研发领域的劣币驱逐良币。

教授最怕物价上涨,农民工反而可能不怎么怕,因为农民工工资是市场定价,随时都在涨。前一阵曝光的,复旦大学教授工资到手不足一万,不及月嫂,其实根本的原因不是教授工资低,而是货币贬值所致,如果一万元的购买力,跟二十年前相差无几,教授就不会觉得一万块的工资低。人们在乎的不是月嫂的工资比教授低,而是教授一万块的工资,现如今在大城市可能连生活都成问题。

当工业化进入到以研发为主导的时代,而不是以市场短期需求为主导的时代,货币的稳定就显得尤为重要。

要知道,工业革命就是在英国金本位制度下诞生的,互联等技术,也是在美国金本位背景下诞生的。货币币值的稳定,不仅不会影响科学技术的发展,事实证明,稳定的货币更能孕育出伟大的创新。货币的稳定,给整个社会的经济增长奠定了不为人知,却显而易见的历史性基础。而要毁掉这一切,只需要一次恶性通胀。

真正的创新型社会,必须要要以货币的稳定为前提,当货币不稳定的时候,企业连生产的稳定性都做不到,更不要说长期的研发投入了。

只有货币稳定,当前和未来的研发投入数据,才有意义,中国才能真正走向可持续的工业化道路,最后摆脱中等收入陷阱,人均GDP持续增长,成为发达国家。

总结来说,比如墨西哥、南非、阿根廷、巴西、俄罗斯、土耳其等等都是很好的前车之鉴,这些经济体在人均GDP8000至10000美元的时候都遭遇了重创,共同的问题点有三个,包括工业化的停滞、对国内外政局的失控、货币的不稳定。

文/肖磊

更多独家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