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A股造富游戏:1年估值涨30倍,世界最著名的猫成了他的招财猫 - 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欢迎光临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一场A股造富游戏:1年估值涨30倍,世界最著名的猫成了他的招财猫

  文 | 华商韬略 王巍峰

  2月3日晚,浙江金科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文化)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预亏23.95-24亿元。

  

一场A股造富游戏:1年估值涨30倍,世界最著名的猫成了他的招财猫

▲雪球

  4日,金科文化董事长又因“敏感期交易”收到了深交所的一纸监管函。

  1

  2015年上市时,金科文化还叫浙江金科过氧化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金科)。

  彼时,公司主打产品还不是“文化”,而是氧系漂白助剂SPC(即过碳酸钠),一种精细化工新材料,俗称“固体双氧水”。

  这种物质扔到池塘中就变成纯碱和“双氧水”,除了帮池塘杀菌,还能增加氧气,被水产养殖户称之为加氧片。添加到洗涤产品中,还能增加去污、漂白等功效。

  依靠每年近千万元的研发投入,上市前,在过氧化物生产销售领域,浙江金科已是国内产销量最大的企业,全球排名第四。

  凭着这样的底气,2015年5月15日,50岁的朱志刚带着公司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并通过招股书喊出新目标:

  成为全球最大的过氧化物及功能日化原料的制造商。

  

一场A股造富游戏:1年估值涨30倍,世界最著名的猫成了他的招财猫


  作为垂直领域“寡头”,浙江金科一上市就受到资本追捧。

  开盘第一个月,浙江金科市值从12亿元直线飙升到70亿元。即便经历了2015年6月的“股灾”,公司市值也坚挺在35—60亿元之间。

  紧接着,上市第二个月,浙江金科就做了一个大动作:以1.44亿元现金收购湖州吉昌化学有限公司60%的股权。公司对外声明是,围绕产业链进行股权收购,“做大做强”上市主体。

  这是普通股民能看懂、也看好的操作。与吉昌化学并表后,浙江金科在过氧化物领域地位更稳固,距离“全球最大”的目标,也更近了一步。

  次月,浙江金科的大动作又来了。然而这次,却让人出乎意料。公司表示,要实现“跨越式发展”,收购游戏、文化娱乐业务。

  同年12月底,“跨越”方案终于出炉:彼时市值约50亿元的浙江金科,将以29亿元收购杭州哲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并配套融资21亿元。

  杭州哲信是一家单机游戏公司,与日化完全不搭界。但为了跨进游戏领域,浙江金科愣是以等同于公司3/5市值的钱买进,还要为此引入2/5市值的融资。

  这得是何其大的转型决心。

  喊着要在化工垂直领域做到“全球最大”而上市的浙江金科,在正式上市7个月后,就这样玩起了跨界——向“化工+游戏”双主业模式转型。

  2016年7月,作为国内最大的过氧化物生产企业,“浙江金科”证券简称变更为“金科娱乐”。

  公司对外解释,这是为了摆脱单一产业对宏观经济的依赖,“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更何况,金科娱乐就此跳进了移动互联网的“风口”。

  果然,消息一出,股民振奋,股价飙升。

  8月,公司市值一度超过300亿元,达到上市之初的25倍。

  2017年1月,大动作又来了。金科娱乐拟以不低于10亿美元收购联合好运持有的手游开发公司Outfit7,“会说话的汤姆猫”系列就是该公司产品。

  8月完成收购后,公司又改名了,“金科娱乐”变成现在的“金科文化”。

  2

  如果说化工的行业瓶颈让金科文化有了转型游戏的布局,或许也说得过去。

  化工是个薄利多销的苦行业。金科虽已贵为行业领头羊,却也一直无法突破这个瓶颈:

  公司毛利率长期不超过30%,净利润徘徊在10%左右,一不留神就成了个位数。

  上市前一年,浙江金科只做化工,营收4.8亿元,净利润率仅7.5%。

  更为麻烦的是,从2013年开始,金科文化的化工产能就已经饱和了。竞争在加大,利润在摊薄,想“多销”,发展规模却严重受限。

  作为垂直领域的头部企业,遇到规模和净利润“双瓶颈”,需要改变。

  一般而言,公司转型往往是依托自己过去的积累,进行迭代升级,构建新的商业壁垒,比如百度、腾讯。

  但金科文化的转型,却是从核心业务到管理层的大换血。

  在上市后短短4个月,即2015年9月,朱志刚几乎把所持公司全部股份质押出去,随后,迈出转型第一大步,收购游戏公司杭州哲信。

  一般收购案,被收购公司实控人不会在上市公司被委任要职。但朱志刚把杭州哲信的管理层和董事会“买”了进来。

  2016年6月,浙江金科原董事会中4名董事辞职,杭州哲信的3名员工填充了进来。随后的2个月,改了名的金科娱乐又上演了杭州哲信高管“上位”的重头戏:

  杭州哲信实控人、28岁的王健成了上市公司总经理;杭州哲信副总经理张正锋、杨建峰等“85后”高管,成为了上市公司副总经理,并进入董事会。

  但,被如此委以重任的杭州哲信并不是游戏领域的“大拿”,其游业研发和发行能力很难撑起这个任务。不过,这家公司背后资本却很雄厚。

  早在2014年10月,钱江创投以1100万元增资获得杭州哲信7.56%股权,开始了哲信估值提升之旅,一干浙江背景资本纷纷入局。

  只1年光景,这家还不起眼的游戏公司,从估值1亿出头,膨胀近30倍。

  2015年年底,当上市公司浙江金科前来收购时,杭州哲信估值就已经站到了29亿的高位。与此同时,杭州哲信上线的唯一一款游戏,年入200万元,勉强收支平衡。

  为了收购杭州哲信,浙江金科进行了21亿元配套融资。募集对象有不少“自己人”,包括金科控股朱志刚、哲信老板王健、君煜投资、艾泽拉思等。

  艾泽拉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的背后,是浙商大佬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蓝山中国资本创始合伙人唐越,以及明星汪峰、那英。

  由此,明星股东加持,化工变娱乐。

  道路铺好之后,2017年再收购国际休闲娱乐IP“汤姆猫”,金科文化拥有了“爆款”,成为了一家实打实的游戏公司。

  

一场A股造富游戏:1年估值涨30倍,世界最著名的猫成了他的招财猫


  争气的汤姆猫也成了金科文化的招财猫。

  2018年,“汤姆猫”系列产品总下载量位列全球游戏厂商榜单第四位,下载量“超过100亿”。当年,金科文化营收达到27.25亿元(化工占8.17亿元),净利润8.42亿元。

  转型之路,看起来顺风顺水。但怎么仅一年之后,金科文化却对外公告,2019年度预亏24亿元?

  3

  如今,关于2019年预亏24亿元,金科文化给出的解释是,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应收账款减值、长期股权投资减值以及无形资产减值所导致。

  简言之,亏随的主要原因,是“商誉减值及其他资产减值所致”。

  所谓商誉,就是赌被收购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换句话说就是:

  吹出去的牛,要有能力实现。能实现就没事,不能实现就会造成资产减值。

  巨资收购的杭州哲信和“汤姆猫”,是金科文化核心资产,也是巨额商誉的主要来源。收购前两者产生的商誉就达到59.7亿元,占商誉账面价值超过95%。

  2016年收购杭州哲信时,王健承诺2016—2018年,分别完成净利润1.7亿元、2.3亿元以及3亿元的对赌承诺。每一年,王健都能完成,但都不会超标太多。“汤姆猫”完成的更为“精准”,每年都超出一丁点,涉险完成。

  然而,2018年开始,整个游戏行业遇冷。

  由于国内游戏版号审批趋严,金科文化开发的单机休闲游戏很难拿到新版号;工信部对于国内电信运营商增值业务采取了限制推广规模、暂停计费接入业务,导致公司无法取得计费接入支持,增值业务进一步恶化。

  进入2019年,金科文化业绩开始大变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大幅下滑。

  再想“刚好”完成,或者“精准”完成业绩指标,都变得格外艰难。

  根据金科文化公告,版号、增值收费等问题正是造成公司商誉减值、应收账款减值等问题。由此,造成了2019年度高达24亿元的预亏。

  然而,就在2019年业绩开始下滑时,金科文化的大股东们就开启了此起彼伏的减持套现模式。据金科文化2019三季报,第一任董事长朱志刚,如今的持股比仅为4.67%。

  近日,金科文化第三任董事长王健收到了深交所的一纸监管函:

  王健本人的两次减持行为发生在金科文化2019年半年度报告、第三季度报告披露前三十日内,均构成敏感期交易。

  如今,金科文化的经营业务范围里,已经几乎看不到化工的身影。不过,金科文化的大胆转型,谈成功还言之尚早。

  参考资料:

  《金科文化董事长收到监管函:敏感期交易》同花顺财经《63亿商誉压顶:金科文化去年预亏24亿 大股东频繁减持》时间财经《“会说话的汤姆猫”巨亏24亿背后:商誉减值、少年暴富、资本迷局》深探《“浙江帮”,资本市场最豪华朋友圈:金科文化3年做局,大佬步步惊心》市值风云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