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医药净赚26亿背后:疫情下仍花35亿开会,行贿丑闻致子公司清算 - 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欢迎光临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恒瑞医药净赚26亿背后:疫情下仍花35亿开会,行贿丑闻致子公司清算

文 | AI财经社 孙浪

编辑 | 鹿鸣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5000亿市值的“药业一哥”晒出了自己今年上半年的成绩单。


7月31日晚间,恒瑞医药公布2020年半年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3.09亿元,同比增长12.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62亿元,同比增长10.34%。


乍一看,恒瑞医药的业绩还算不错。但是对于2020年上半年的“大出风头”的医药行业来说,作为行业龙头的恒瑞医药却表现得有些不尽人意。其营收、净利润增速较上一年同期双双下降。在2019年上半年,恒瑞医药营收、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达到29.19%、26.32%。


从具体投入来看,恒瑞医药累计研发投入18.6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5.56%,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达到16.48%。但恒瑞医药销售费用仅却为40.38亿元,同比增长10.31%。为研发费用的一倍有余。


恒瑞医药净赚26亿背后:疫情下仍花35亿开会,行贿丑闻致子公司清算


上半年花35亿开会


在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上半年,人们出行不便,人群聚集的各类活动纷纷暂停举办。而恒瑞医药连年高涨的销售费用仍然用到了学术推广、差旅费上。


据其半年报披露,恒瑞医药高达40.38亿元的销售费用中,学术推广、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为35.59亿元,同比增长10.25%,约占销售费用总额的88.37%。而差旅费为4.4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9.23%,在销售费用中占比为11.07%。


据了解,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是指目前国家正在促进的新药创新平台,进入平台的企业,有一系列政策和资金支持。因此,这部分费用不会太高。由此可见,学术推广费用占据了大头。而所谓的学术推广费用,一般是指药企为医界组织的“学术推广会议”花费。


一直以来,赞助学术会议、学术交流,都是医药企业趋之若鹜的项目。曾有分析人士指出,药企之所以如此热衷举办医疗学术会议,主要出于扩大药品知名度、影响力的目的。但在现实中,不规范的学术赞助却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


此前,恒大研究院在一篇名为《揭开中国药企销售费用畸高之谜》的研报中指出,中国药企销售费用存在六大流向:公关招标机构费用、公关医院相关负责人费用、医生回扣、医药代表提成、逃税洗钱(过票)成本、统方费用。


恒瑞医疗也难逃其中。其中影响最大的便是今年5月,恒瑞医药被曝出的行贿门。


事件的发酵源于一份刑事判决书,其内容显示,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主任雷某利用职务便利,2014—2019年间,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多家企业回扣674万元,其中上交医院近343万元,个人留下331万元。向其行贿的一方则是恒瑞医药子公司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


对此,5月12日晚间,恒瑞医药发布澄清公告称,该事件是子公司员工个人行为,目前相关人员已离职,子公司责任领导已被调离岗位。


恒瑞医药净赚26亿背后:疫情下仍花35亿开会,行贿丑闻致子公司清算


行贿丑闻致使销售子公司遭清算


实际上,恒瑞医药诸如此类的行贿行为早已有之。


据裁判文书网内容显示,2008-2013年,江苏恒瑞制药有限公司(隶属于恒瑞医药)业务员在向榆林市第二医院推销药品期间,为了让药品顺利进入二院销售,同时让其已经在销售的药品不被剔除,向榆林市第二医院药剂科主任行贿合计6.35万元人民币。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育英儿童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的副院长、院长在2010年至2018年,先后10次收受恒瑞医药全资销售子公司江苏星辰医药有限公司区域经理给予的43万元人民币、价值2万元的加油卡等。


还有2012年至2014年,阜阳市人民医院使用恒瑞医药碘伏醇共4860支和碘克沙醇共3230支。该医院CT室副主任多次收受恒瑞医药业务员给予的回扣款共计38.79万元。


不仅如此,小金额行贿也不少。像2016年7月,河南省人民医院药学部副主任秦玉花在河南省人民医院收受恒瑞医药子公司江苏科信医药销售有限公司郑州第三办事处主任韩某1万元人民币;同年12月,秦玉花在自己办公室收受韩某2万元人民币。


此外,还有杭州钢铁集团公司职工医院原院长、阜阳市人民医院CT磁共振室原副主任、浙江省开化县人民医院原放射科主任等人均收受过恒瑞医药销售人员的回扣。


早在2019年7月,国家方面就已发布《关于印发2019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明确提到“规范医学学术合作。严格规范医学协(学)会、医疗机构、 医务人员与医药相关企业间的学术会议、科研协作、学术支持、捐赠资助行为。”


也正是如此,今年5月恒瑞医疗的行贿门一出,才引起如此轩然大波。


据媒体报道,恒瑞医药近期开始对旗下销售公司“动刀”。曾是销售主力也是“行贿门”主角的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处于清算高风险状态,另一家主要销售公司江苏科信医药销售有限公司则显示已经被恒瑞从对外投资中移除。


恒瑞医药半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新晨医药和科信医药仍在子公司行列,二者投资额期末余额分别为500万元和900万元。


恒瑞医药净赚26亿背后:疫情下仍花35亿开会,行贿丑闻致子公司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