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想再造《庆余年》,不能只靠网文大神 - 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欢迎光临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阅文想再造《庆余年》,不能只靠网文大神

文 | AI财经社 黄云腾

编 | 王晓玲


阅文想再造《庆余年》,不能只靠网文大神

在中国的娱乐公司里,阅文可能是最幸运的公司之一。3年前,它借由中国网文第一股的名头上市,从网文行业横跨到影视、动漫、游戏等多个领域。大约在10多年前,从一个非营利性质的论坛起步,包括创始人吴文辉在内的一群年轻人踩在互联网的风口上,利用网络这个大众化媒介解构和众创的新趋势,将通俗文学的创作权柄交给普通人,也造就了第一批网文大神。


10多年后,当网文大神因此成为大神和民间偶像,借由阅文背后腾讯串联的泛娱乐资源,这家公司又幸运地在泛娱乐时代占得新的一席。通过将旗下大量的IP改编成影视和动漫作品,2019年,夏天和冬天不仅属于“陈情女孩”和“庆余年男孩”,也属于阅文。这两部作品的版权都或多或少与阅文相关,甚至有阅文参与开发的身影。


《陈情令》、《庆余年》乃至早前的《将夜》、《全职高手》,这些爆款剧集大都躺在阅文这几年的功劳簿上。2017年上市以后,借由大洋彼岸漫威模式的发扬光大,阅文西学东渐,通过背靠腾讯、收购新丽、建立IP合伙人制度来完成网文IP到下游变现的全产业链思路。《全职高手》中的叶修是按照虚拟偶像的规格打造,网剧、大电影、动漫和周边全面开花;而《庆余年》则是国内少有的系列化开发的大手笔,五年三季的高规格制作,还拉来了陈道明、吴刚等老戏骨。


IP元年3年后,没有人再可以否认IP的力量。曾经有数据统计,2019年,IP出品的影视剧有50%以上是网文改编,而这其中又有80%以上的版权归属于阅文。关于什么是IP和好的IP,是IP专家阅文在过去这几年里被反复问到的问题之一。毕竟在影视行业题材荒和流量枯竭的下半场,20年来就网文这个大众化产品的开发经验是难得的从业经历,而眼光比起运气又要重要得多。


从2017年,阅文开始举办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盛典,表彰和鼓励网文大神,并且以商业开发等角度表彰过去一年最成功的IP改编作品。换句话说,是就过去一年IP开发进行小结,也对行业发声。


今年,在1月18日于东方卫视播出的阅文原创文学风云盛典中,原创文学取代了超级IP成为了新的前缀词,从下游的IP开发回归上游的原创文学创作,兜兜转转,依然是故事为王,而阅文也顺势通过表彰,将《诡秘之主》、《死在火星上》这类小众题材推向大众视野,作为IP开发下半场的一份答卷。


《庆余年》和《陈情令》大爆后,吴文辉曾在公开场合提及上游网文版权精品化的开发思路,以及充分调动起整个体系联动的重要性。影视工业化让这个曾经良莠不齐的行业基础设施建设加快,也进一步凸显了相同开发水平下故事的重要性。


网文是大众化产品,因此比任何行业都更能感应大众需求的变化。从玛丽苏文到大女主文的变迁,不同作品的崛起反映了不同时代需求的变化,一切消费皆碎片化且圈层化的时代,推动供给多元化就显得重要和必要。


《诡秘之主》是一部蒸汽朋克的网文,而《死在火星上》拿了中国科幻文学最高奖银河奖“最佳网络文学奖”,在《三体》吊足人们胃口、《流浪地球》又创下高票房记录后,中国影视的类型化进程再度被聚焦,却苦于没有足够想象力、影响力的文本,毕竟刘慈欣只有一个。

阅文想再造《庆余年》,不能只靠网文大神

而多年以来,通过一套背靠背的信任和工作体系,阅文希望通过自己的编辑系统帮助作者。“越是创作,越会感觉自己之前很多时候思维不够清晰,因为对自己创作想要表达的东西我知道,但是用什么方法去呈现,是比较迷糊的,就是一边写一边摸索。”爱潜水的乌贼告诉AI财经社。


翻过两三百本参考书,《诡秘之主》的作者爱潜水的乌贼拿出了一个充斥着维多利亚风情、克苏鲁和蒸汽朋克的奇幻世界。而作为一名全职作家,他无需操心创作以外的事,阅文的编辑会提供类似于经纪人似的日常服务,鼓励他们大胆实践。


阅文趟过IP开发的坑,从《择天记》到《武动乾坤》,吴文辉说阅文的IP开发已经走过了粗放时代,在新丽、阅文影业等棋子陆续落定以后,特别是随着年轻市场和海外市场的崛起,精品化的开发需求又回到网文本身。


2019年,在阅文上数据跑得最好的作品有《大王饶命》、《大医凌然》。前者是以完全吐槽向和年轻化打破了男频文的固有创作风格,而《大医凌然》打破了过去网文超越现实的部分,回归现实题材。


作者对于读者喜好、时代风向转变的把握变得越来越重要。“以前男生女生,不论是从经济地位还是社会地位,还是有点落差的,但是现在随着发展,男生和女生从收入到社会地位都基本上在追求平等。所以现在的读者更愿意看一些比较偏大女主的文。”女频作家囧囧有妖告诉AI财经社。在她的作品《许你光芒万丈好》里,即使是女频向,她也开始尝试写作并肩作战和互相成就的爱情,而不是“麻雀飞上枝头”、“嫁入豪门”这种桥段,因为读者“可能之前想做公主,但现在想做女王”。


除此以外,对于年轻作者的引入和把握也变得同样重要。目前阅文的新增作家中有一半是95后。“我就想把每个人内心不同的想法展现出来。因为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他们带入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全职法师》作者乱告诉AI财经社。在2015年开始连载这部挑战这位90后作者从业生涯的长篇巨制后,阅文方面给予了很多建议和开发上的帮助,包括自2016年起同名动画的开发启动。截止目前为止,这部动画的合计点击量已经超过12亿。


当然,长期来看,阅文还是希望能够更深度地介入到产业中去。肖战、张若昀等艺人在去年都通过出演阅文的IP影视作品而迎来了一个事业高峰期,这次原创文学盛典也成为表彰他们的一个重要时刻。能够通过自身贯穿上下游产业链,一直是网文相比其它IP更具价值的表现。另一方面,随着平台渠道和影视开发资源在行业寒冬的进一步倾斜,处于IP开发关键位置的阅文也有更多的筹码可以使用。


吴文辉在最近《人民日报》的采访中说,要能在网络文学作品中打造出一个代表新时代中国的文化符号,才算是中国流行文化真正的成功。无论如何,网文既然是被时代催生的产物,它的副产品理论上可以穿透不同形态,也能被时代所需要。至于如何验证,也许只有等到下一个《庆余年》横空出世,才能成为硬道理。